黄怒波:现在的新疆最适合投资。新疆没有病,就是不会宣传。
发布人:本站编辑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9-19 14:40:28   浏览次数:

 

 2014正和岛新疆论坛暨尔雅名仕堂《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思考、展望与新疆战略转型》金融论坛7月28日在乌鲁木齐市圆满结束!

 

在论坛上,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表示:现在的新疆最适合投资。新疆没有病,就是不会宣传。

 

以下为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演讲实录:

 

新疆没病,只是不会宣传。

  

我刚刚参加完喀什《丝绸之路中国经济带国际论坛》,这个论坛是地委政府和环球时报办的。每一次新疆地方上请企业家都比较难,为什么?刚才我们唐总(大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唐恒志)说了一句很悲壮的话:“谈疆色变”,但是这个悲壮情绪有点不对,尤其说“新疆有病了”,这个我不同意。

 

在那个《丝绸之路中国经济带国际论坛》会上,包括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杨锐说的也一样很悲壮,他说我夫人听说我要到新疆喀什开会,一夜没睡,为什么?早上就说注意安全呀,出去不要散步呀,不要单独呀,很有壮士一去不归的感觉。艾丰老师也问新疆是不是不安全。这个问题,我认为是我们中国人宣传的问题,尤其我们新疆,我们自己的宣传的角度问题。

 

我讲个例子,看别的国家怎么做的,我去年把欧洲走的差不多了,西班牙是旅游大国,大家都知道他们有个埃塔组织,在西班牙巴斯克分裂非常严重,像巴塞罗那也一直要独立。这个埃塔组织搞了好多年,现在很多人还关在监狱里,他们把西班牙总理抓住执行死刑,一个女的负责行刑,特意不打心脏,连打9枪,就是让他慢慢死,还暗杀了很多政要,但旅游一直在做,后来整个社会都反感,包括恐怖分子的家属都反感了,全体社会起来了,谴责埃塔组织,谴责暴力。现在埃塔组织已经放下了武器,这个社会达成了个共识,就是恐怖不能让任何人信服,所以大家看意大利红军,德国红军,都能打败,日本的赤军,爱尔兰共和军,你现在觉得中国怎么这么乱,你回头一看全是借口。

 

所以对这个恐怖主义的问题,在中国必然要走过这一课,我根本不悲观。

 

第一,我们国家是统一的,我们的执政党是强大的,8000万党员,好多国家的总人口数,还有强大的军队。

 

再有一个,像这个新疆的问题是个别现象,主要跟极端的宗教势力有关系,到现在为止,没有出现任何大的有组织的,不像巴斯特独立组织,他们是有组织的。

 

但现在问题在哪,一个是中国人对恐怖主义没有这节课,所以整个社会都受不了,一在网上说这个地方爆炸了,全中国就沸腾了,就觉得新疆那么乱,不能去了,其实北京每天的凶案比喀什要高得多了,我们的问题在哪里呢?

 

新疆对外宣传,老宣传我们又打掉了多少个恐怖团伙,我们打死多少犯罪分子,你为什么不宣传你现在的经济,你去年旅游多好,你就说说正面,我现在的旅游形式怎么在往上走,新疆正面的东西大大多于负面。我们自己把这个负面当成一个大问题,他就是一个问题,所以唐总不要见怪,我就说不能讲新疆有病,非常非常正常,看看全世界我们这算什么?这个风口肯定很快就过去。我们第一要相信这个形式,我们要有正确的判断;第二恐怖主义是全世界的一个逃不过去的一个课题,还有就是我们心里承受力要强。

 

我的新疆投资之道

 

我在南疆投资十几年。一千多员工,80%是少数民族,我们一千多个员工,两三千个家庭,没有一个人介入到动乱这个事情上,为什么?因为他在经济发展中受益了,他有稳定的工作,他能拿到工资,全家都受益,他就不会去参与那些极端的宗教的问题。

 

为什么要来新疆投资?

 

第一是共识,在中国从来没有达到这样的共识,就是喀什必须发展,必须支持喀什,必须支持新疆,这对新疆是重大的机遇。

 

第二是政策,从来没有给过这么优惠的政策,很多的政策都是特殊的,经济特区,就是给别的地方从来没有。

 

第三个就是市场,昨天好多的专家讲,包括很多外国的专家都讲,喀什的起点太低了,产业也落后。

 

我都没有说话,做企业投资来说,你去选一个市场饱和了的,利润很薄的,竞争很激烈的去投呢,你还赌一把在他正在成长或者将要起飞和他共同长呢?这是做企业家的前瞻性。

 

我的海外投资之道

 

很多人问,你到哪儿投资了?我说我去很多地方,吉尔吉斯我去了,但后来发现那个地方不行。那里的政治不稳定,我刚去的时候,俄罗斯的国防部长就飞过来施压,为什么?因为那里以前是一个潜艇基地,他不希望中国人进来,所以他就来施压,然后报纸上就说,中国的海军要把潜艇和训练基地放那,其实我们规划是想做几个观光的潜艇在那,但是就变成了中国海军要来,所以这个地方不行,为什么,政治太复杂了,一个商人你不能卷到这种政治上面去,尤其是国跟国的,那最后牺牲的肯定是你。

 

后来在日本的北海道,有块地就要买下来了,发现不对劲,因为就在签约之前,这块地的员工不干了。他们开了个会,有了个决定,就是第一他们不能让女人管,第二他们不能让中国人管,他们可以让美国人管。这一下提醒了我,这么大的民族仇恨后面,我干嘛买,现在回头看是对的,谁都没有想到中日关系会越走越僵。

 

后来大家都知道的冰岛,是他们总统邀请的。没有想到的是,老百姓协议也签了,地方市政府也签了,州政府也签了,外交部也签了,结果最后就卷入了全世界的政治旋风。英国人非得说我是中国政府的代言,他们为什么这么想?因为北极现在是人类最后的20%、30%资源,全世界都在抢,所以他们拼命排挤你。所以在北欧这样的国家投资,你也会卷到大国的政治中。

 

在海外投资对中国企业挑战太大,但还是得去。法国现在不能投,意大利不能投,西班牙不能投,德国不能投,为什么?他们旅游行业高度发达,已经达到了饱和的程度,没有立足空间了。举个例子,西班牙有一个小岛马略卡岛才几千平方公里,有1700多家宾馆,50万张床位,一个人住一天才收50欧元,怎么挣钱。

 

战乱的地方不能去,然后像东南亚不能去,非洲不能去,有民族仇恨的不能去,最后挺无奈的。最后你还得去北欧,为什么?北欧的政治稳定,尽管冰岛牵扯很多政治因素,但这个问题迟早要过去,挪威现在也找我去投资,可是《华盛顿邮报》根本没采访我就发了个新闻,说这个中国人在瓦斯尔巴群岛买了200平方公里,准备掐住北极航道的咽喉,瓦斯尔巴群岛我是去都没去呢,他拼命放炮,为什么?就是害怕,害怕中国去,害怕中国的企业进去,在这个情况下我还是要去,为什么?北欧的旅游发达,但旅游基础很弱。

 

大家知道挪威是世界第一富裕的国家,但挪威这个国家不花钱,不做基础建设。他富起来主要靠石油,为了子孙后代有钱过日子,他们建了国家主权基金,把每个人的钱放到里面。结果是挪威的宾馆都是很破很小,我们这些人都是不会去住的。现在他们老百姓不干了,所以他们现在开始做基础建设,现在这个时候他们最鼓励外来投资。你只要来,我就补贴你。

 

投资你要看十年

 

现在每年中国都有船长期走北极航道,但需要俄罗斯的破冰船开道,收费很高,北极航道要是通了,中国到欧洲不走马六甲海峡,不走苏伊士运河,这对中国太重要了,我们60%左右的石油都是要通过马六甲海峡,美国人随时掐断,所以少了几千海里,就是每艘船每一次少50万到100万美金的成本,这对中国是很重要很重要的,西方就在这点卡你。但对我来说现在去挪威投资买个地,到冰岛买个地,现在很便宜,比如说两百万,(过十年冰化的时候)在中国做那个企业的旅游集团等十年一个项目,十年冰要化了你想他的地价不会上涨1000倍么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那些国家真正(拥有的土地都很少),所以这个从战略上看也没有错,我们要去看到地区以后未来的发展能够预测到,去投资,已经饱和的市场不能去。

 

话又说回来,最好的市场在哪里?在喀什,那么也看到中央的决定,现在很多政策都陆续在出来。我讲个简单的例子,我刚开始的时候新疆很难,也没有银行,好多银行只有一个办事处在那里,不能贷款,你想一个企业在那投资没有金融市场是什么概念?但现在呢,昨天我碰到一个行长,干什么去了呢?李克强亲自批的,几大银行在新疆、在喀什都在加速转型,所以他们现在不到一个月都报了财政部,很快就批下来。为什么?就是政策性投资,因为这些政策都全在变。

 

当然你也看到了,喀什有全世界的旅游度假,现代旅游的要素都有,大山、大河,西域文化,还有一个面向中亚,巴基斯坦、印度、土耳其,但是呢,你要做的太慢了,老百姓骂你是骗人,你要快了,你钱从哪来,所以在这个问题上,我几次想撤出新疆,但为了我们中坤的员工,我们的员工一跟就是十几年,兢兢业业,你老想撤销怎么行。现在我成了最大的受益者,对着南山有一高尔夫球场是我修。那时地也便宜,两三万一亩,圈了两千多亩,那时候也没人要,老百姓拿了钱也高兴,就把地征下来了,征下了干嘛呀,算了,修个高尔夫球场吧,到现在那块地块是喀什的行政中心,喀什经济开发区最好的地段,因为围绕我那个项目周边的地全部规划了。

 

旅游投资到底该怎么做?

 

还有个项目,也是一个最破的地方,那个地方老城市要拆了,我说你千万别拆。一个领导骂我,说你要负历史责任,为什么呢?因为伊斯兰原住民是我盖了一间房,儿子娶媳妇后他不走,在那再盖一间,房子再加一层,足足得加盖了七百年。他就说很危险,这个确实危险,当时在伊朗有一片世界上最大的伊斯兰建筑群,一次地震全倒了,所以咱们也害怕了,说这个地方得拆了。我反对,我说你可以把人搬出去,但是不要拆它,白天让他们到那里工作,晚上回家,把建筑保留下来。

 

后来,他们激动的打电话说我们部长也说你是对的。我说所有的有文化的人都认为是对的,现在政府拿70个亿正在全部重新修整,修整完了就不怕了,这个行动给新疆留下了人类的瑰宝。说这个意思是我们往往因为发展,把我们老祖宗东西都摧毁了。

 

我在新疆还做了几件事,大家都知道环塔拉力赛,第一届也是我做的,为了旅游宣传做了这个拉力赛。那一届就死了一个人,就是来的路上翻车了,但到第二届第三届,大家发现挺好,大家都抢着做,我的目的是把这个事做起来,谁干都行,现在环塔拉力赛变成了国际赛事。搞旅游企业要做什么?做旅游一定要做旅游节,所以说做一个南疆旅游节,同时我们到周边去招商,前三界都是我掏的钱,到后来政府自己做了,现在已经做到中亚南亚博览会,做了这么大了,以后一定更加好。

 

我还发起了很多节,不超过一百万就能做的很漂亮,现在肯定一千万也下不来,但是反过来你说我值不值呢?值!因为我是一个身在其中的人,我必须帮助这些草和树长起来,我这个果子才能红呀,树不长哪有果子,所以我们企业就不停的这么做。

 

我请了汇源的朱新礼,然后请了夏华女士,请了俞敏洪,请了艾丰(老师),我们这么多人去把喀什这个场子撑起来,为什么?因为帮他们迅速成长,我受益,但反来,在新疆的企业,你们要抢阵地,现在是千载难逢的机遇,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能得到国家这么大的重视,如果这个不抓住,那你就是弱智了,你要跑去北京、上海投资可能会好,新疆的企业可能不具备很多的优势,如果说我们到海外去投资,你发现你最好的投资还是在中国,中国所有企业没转型呢,这十年全世界机会最好的就是中国,所以海外投资做着玩可以,但真正的赚钱就是中国。

 

现在新疆的企业往哪里?就在新疆,新疆这么大的地方,这么大的机遇,遍地是黄金,旅游基础这么低,这么多的景区,投资又不需要多大,房地产千万不要去碰,矿业很难去碰了,这些投资机遇非常好,千载难逢的机遇。你别往外看,外面没有机遇给你,外面的竞争一塌糊涂,所以我就想,我们要浓缩这个丝绸之路新经济带,我们要抓住千载难逢的机遇,我们就是夜不能寐,想着怎么抢到抓到,不要把这个机遇放走,因为我们这些人都过来抢你们的机遇了,你们也要抓紧了机遇。

 

转型的问题,我觉得所有的企业都在转型,所有企业都变成了传统企业,但我认为新疆很多的行业还在低端,正好是发展中的机遇,这也是极好的机遇,这个转型的方向怎么办?正和岛,正和岛是非常好的一个平台,我参与了很长时间,发现大家互相在对话,互相在观摩在学习,而且互相在组团。我就想做为正和岛这么个平台,从平台整体来思考新疆的丝绸经济带投资的机遇和战略,怎么去和政府积极谈判,在哪几个行业我们要进去。

 

最后,祝贺咱们正和岛和新疆的这个论坛成功的召开,也慢慢的希望有机会跟我们的岛民多多的交流,第三是感谢新疆多年来对我们这些企业的关心,谢谢大家,希望以后多多交流。

 

上一条:氢能跨越 2014-09-17 16:28:23
下一条:东湖高新八大产业园远景战略(组图) 2014-09-29 13:51:46